当前栏目:   首页 >> 廉政教育 >> 家风传承  
老祖母的家风
  阅读:2767  发布时间:2017-9-5

    老祖母今年86岁,身子骨依然硬朗。别看她头发已经花白,但精神却很抖擞。祖母整天笑眯眯的,脸上像一朵绽放的牡丹花。祖母年纪大了,干起活来依然利索。所以,村子里的“红白”二事,总少不了祖母的身影。

  我们谢家家族庞大,兄弟姐妹又多。小时候生活贫困,父母整天出外打工或劳作,我们这些小孩们就交给祖母照看。祖母虽然慈祥,但家风很严。我自小调皮捣蛋,被祖母责罚最多。隔三差五,我就被祖母拧去祠堂罚跪,小腿上常留有被鞭子抽打的痕迹,小孩们把这种责罚方式美其名曰“藤条闷猪肉”。

  一听到祖母喊,给你一顿“藤条闷猪肉”。我们立刻被吓得躲在床底下,半天不敢出来吃饭玩耍。每次责罚后,祖母常常一边安慰我们,一边跟我们讲家风。她常说,我们谢家几代人品德好,在村子里是有口皆碑的,家族的声誉可不能被你们这些小鬼毁了。我们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家风这个词第一次印在我的脑海中,我感觉它是如此的神圣,如此的厚重。

  童年时代的生活很贫乏,一天三顿有米饭已算不错,就更别谈小孩们的零食了。但是,班里总有那么几个富裕的玩伴,他们常常去小卖部买糖果、冰棍等“高档”零食,馋得我直流口水。我整天眼巴巴地跟在他们背后,期望能给我施舍一点。每次一点的分吃,不足以解我的馋。于是,我想到了“偷”。

  我知道祖母房间里有一张长木桌,木桌的抽屉夹层,有一个红线小碎花包,包着几张五毛钱的纸币。老家叫做它做压箱钱,以备不时之需。我盯上了祖母的这个“小金库”。一天,趁祖母去别人家帮忙的时候,我蹑手蹑脚地溜进祖母的房间,偷走了她一个五毛钱的红包。然后在学校的小卖部里,把它挥霍光了。我美滋滋地吃着零食,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。

  没想到,事情最终还是被发现了。记得那一天,天空下着零星的细雨,我正在堂屋里写作业。瞬间,我的耳朵被一阵疼痛缠绕。转头一看,祖母正一手拿着藤条,一手揪着我的右耳朵。她严厉地喊:“湾鱼仔,我抽屉里的钱是不是你偷的?”我不吭声,然后拼命地摇头。只见她一鞭子就抽在我的小腿上,疼痛立刻钻进我的心窝,小腿上立即浮起几条长长的血印。

  我的眼泪哗啦一下,全跑出来了。我带着哭腔说:“不是我偷的,你这个老巫婆。”我奋力挣脱,大声地骂她,并想方设法逃出祖母的手掌心,但无论我怎么挣脱,祖母粗糙的大手早已把我“锁住”。我哭着反抗,我一边跺着脚,一边假装痛苦的样子在地板上打滚。我的举动并没有让祖母心软,她的鞭子又一次抽在我的小腿上。我哭得更凶了,惊动了四周的邻居,大家纷纷跑来劝说祖母,小孩子还不懂事,慢慢管教嘛。

  祖母不听,仍然抽着鞭子,让我跪在祖先的牌位前认错。最后,在皮肉之苦中,我老老实实地交代了自己偷窃的整个过程。祖母扶起我,一边帮我擦眼泪,一边跟我讲家风:“好孩子,常言道小时偷针,大时偷金。做人重品行,品德不好,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。”祖母一番泪眼婆娑的教导,让我明白了偷窃的害处。“小时偷针,大时偷金”这句家训深深地刻在我幼小的心灵。

  偷窃事件后,我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。那个调皮捣蛋的我不见了,我把苦功用在读书上。祖母常常教导我,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”辛勤劳动如庄稼人种粮食一样,点滴的辛劳才能积累成丰收。投机取巧总不能长久,做人就要踏踏实实,兢兢业业。祖母这些农耕哲学伴随着我整个读书时代,这也是我比其他同龄人更加刻苦用功的原因。

  大学毕业后,我找工作到处碰壁,甚至有自暴自弃的念头。我打电话回家,表达了自己想回家种地的念头。讲电话的时候,被祖母听到了。她一手夺过父亲手中的话筒,给我做起了思想工作。她语重心长地说:“乖孙子,好男儿志在四方。眼泪,吞多了,总会有一点甜。”当时,我并没有读懂祖母的意思,但我还是听从了祖母的意见,坚持留在了城市。

  十年过去了,我终于在这座竞争激烈的城市扎下了根,并完成了自己的结婚生子。如果不是老祖母当年的那一番话,我还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多少的颓废和堕落。祖母没有读过书,也没有进过学堂,但她的人生却充满智慧,她传导的家风正是来源于平淡的生活啊。

  老祖母终有一天会离开我们,但她沉淀着智慧的人生哲学和育人家风,却时刻激励着我们这些后辈,让我们受益终生。


作者:湘东区广寒寨官溪村华生种养场 谢文华  

主办单位:中国共产党萍乡市湘东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?????地址:萍乡市湘东区政府大院
联系电话:0799-3376501 ????赣ICP备11008350号 ?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8.0以上版本浏览器?